顶点小说 > 师尊情劫失败后我前任都死了 > 第8章 他的视线

第8章 他的视线


发簪疾射,切下黄衫婢女一片衣袖。

        薇薇欺身而上,抬手朝他肩部抓去!

        “巧云”肩膀被抓,惶恐道:“王妃娘娘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装得倒是挺像的啊。”薇薇手指用力,咬牙启齿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巧云”一脸受惊:“王妃在说些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薇薇伸出另一只手,使劲拧他的脸:“你再装,再装,再给我装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使了大力,“巧云”苍白的脸,被揉得泛红,但用了这么大的力气,也没有人/皮/面/具被扯落。

        手还拧在脸上,白薇诧异地说:“你不是易容缩骨?”

        见装不下去了,“巧云”脸上的表情,从害怕转为冷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知道我是谁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崔绍拽下她的手,冷冷地问,黑瞳闪烁恶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女身上的幽香,钻入鼻腔,他抿了抿苍白的唇。

        薇薇磨了磨牙:“不巧,大概猜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很好,”崔绍目不转睛地看她,阴恻恻地说,“明年今日,我必在你的墓前,祭上美酒一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美酒你个头啊!

        薇薇冷笑一声:“你能是谁?你可不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王八蛋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瞬间,崔绍看着她的表情,像是要把她掐死。

        从他手里抢出手腕,薇薇揉了揉手腕,斜对方一眼:“玄晶蝶是你下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崔绍冷冷道: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是易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藏魂术没有听说过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直言不讳,倒是让薇薇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的目的是什么?”白薇问。

        崔绍说:“我应该告诉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薇薇也不过随口一问,没有指望他真的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被呛了下,她有点生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薇薇装糊涂:“白虎的体内有玄晶蝶,你是公冶家的人吧,或者说,你是他们家豢养的什么鬼怪?”

        注视着她崔绍心想,她不知道?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呢?”他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薇薇小脸一皱,手指轻轻触上唇,露出一个恶心和吃惊的表情:“公冶家的人这么会养虫子,你该不会,是一只会说人话的虫妖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情天在她的识海里,笑出鸡叫。

        眼见他的脸色越来越黑,薇薇憋笑很辛苦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女眉眼弯弯,细白的手指,点在红润的菱唇上,一双杏眼里,是抑制不住的笑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还在憋笑,薇薇看到他近前一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轻轻挨过来,低低道:“王妃娘娘,我这种没心没肺的妖怪,最喜欢吃的,就是你这种不知好歹,多管闲事的少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双黑瞳幽深,漩涡一般,薇薇下意识垂眼。

        情天忽然叫道:“薇薇小心!”

        它的惊叫声里,崔绍双瞳沉沉,擒向她纤细脖颈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讨厌鬼!

        薇薇心里骂道,就要闪身避开,却已然来不及。

        下巴一痛,她被迫仰头,对上青年幽深的双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妃娘娘这么爱多管闲事,是怎么活到这么大的?”掐着她的下巴,崔绍眼神嘲弄,冷冷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薇薇瞪着他:“关你何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少女长睫颤抖,她沉重的呼吸,带着浓郁的甜香,喷洒在脸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薇薇就要还手,却突然看见他放手,后退几步,别开脸,居然有几分狼狈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杏眼露出诧异。

        田子敬跑了过来:“百里薇,你什么毛病,和我家丫鬟过不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薇薇转头,恨铁不成钢地瞪他:“你没看出来她不对劲吗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子敬这才反应过来,府中的丫鬟可不该会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快来人,捉住她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大声叫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薇退到一边,武士们扑了过去,要捉拿“巧云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双拳难敌四手,“巧云”渐渐不支,扭断一名武卫的脖子,将尸体一推,砸开几人,“她”退到一棵梅树旁。

        更多的武卫涌来,将“她”包围,冰冷箭尖,也对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靠在梅树上,“巧云”苍白的脸上挂彩,双眸沉静,没有惧色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发疯的仆役,已经全部被制服,清醒了过来,目中茫然。

        田正阳站在包围圈外,看向梅树下苍白的黄衫婢女。

        眼中精光一闪,他遥声道:“阁下先是以白虎毁坏我母亲的寿宴,又操纵府中仆役,大闹我家府邸,如此藏头露尾,莫不是有什么见不得光的身份?”

        玄晶蝶现世,但他并不确定,这一次是否真的是公冶家死灰复燃。

        望了眼对方颈上抓伤,“巧云”漫不经心地说:“田正阳,你也未免太自作多情,谁说我是冲着你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刺史想到什么,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巧云”嘴角噙着讥诮的笑,看向一侧:“太子殿下觉得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短短几句落下,掀起轩然大波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场宾客,骤然色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子?太子殿下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子殿下什么时候来江州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白薇也大吃一惊,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奇怪的青衣男子,竟然就是她心心念念想找的殷小公子?

        崔善突然被点名,心中一跳。

        眼见身份瞒不下去,他揭开□□,露出一张清隽,透着书生气的脸。

        数名暗中保护的精虎卫,守卫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是太子殿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,此处已经不安全,微臣愿保护您的安全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巧云”讥讽的目光,扫过那些人讨好谄媚的脸。

        望着梅树下苍白的侍女,崔善肯定地说:“你是冲着孤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藏魂术有时限,崔绍感觉到这具身体的力量正在流逝,剩下的时间,所剩无几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嘲讽地开口:“崔家的血脉,阴狠毒辣,自私自利,竟然出了你这么一个怪胎,甘愿为人,献出的一半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巧云”的这句话,没头没脑,在场的人,无人能懂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崔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冷汗涔涔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前往江州的真实目的,是为了给父皇续命。

        祖宗的手册中记载,若神女还留有其他遗宝,一定就在圣湖中。这件宝物,说不定能给父皇延寿,但代价是他自己,要付出一半寿命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连随同的太子妃,他也未曾告知这些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人,怎么会知道?

        不待崔善说什么,已有想在太子面前表现的人,走上前来,义愤填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胡说八道,几代圣人,爱民如子,光明磊落,勤勉为政,使得神州之内,文治武安,岂容你诋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光明磊落……?”

        黄衫虚弱的婢女喃喃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仿佛听到天大的笑话,“她”忽然放声大笑,东倒西歪,几乎在梅树上靠不住。

        说话的人,感到害怕,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    苍白的手从脸上移开,“巧云”抬头,眼神平静中带着疯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光明磊落的人,会在发现君主以女儿之身,假扮男子之时,做的第一件事,不是其他,而是以男色,诱骗君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”直起身子,走向前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想表现的人,脸色发白,一步步后退。

        黄衫婢女,接连质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会暗中和妖魔达成协议,哄骗年轻的君主,打开洛河的封印,放出妖魔,致使君主以为是自己受到妖魔的蛊惑,让人间生乱,日日愧疚难安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会借扫荡妖魔的名义,揽获兵权,以狠毒隐秘的方式,让君主病逝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会为了一个位置,连与君主的亲生血脉都不放过,以禅让的名义,抢走属于亲生孩儿的东西吗,再对其下狠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些话,一句句落下,如万斤巨石,在每个人的心里,激起千层浪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场所有的人,全都白了脸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薇也怔住。

        讨厌鬼口中的那个人,再明显不过,就是先帝!

        是他在说谎,还是说,赫赫有名大将军皇帝,真的是这种人吗?

        她看向崔善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子会知道些什么吗?

        聚精会神看着太子,薇薇感觉一道视线,望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回头看去,黄衫的婢女已经收回眼神,冷冷注视着震惊中的人群。

        心头生出几分茫然,薇薇想,他为何总是看我?

        他这么讨厌我啊?


  (https://www.xdingdian.net/ddk57009836/33698810.html)


1秒记住顶点小说:www.xdingdian.net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xdingdian.net